保羅.克魯曼專欄-舊經濟勢力 不願面對氣候災難
中時 更新日期:"2009/09/29 03:09" 保羅.克魯曼

中國時報【保羅.克魯曼】

每隔一陣子我就對地球的命運感到絕望,覺得我們正逐步向浩劫逼近,但大家都不想聽壞消息或採取任何行動阻止浩劫發生。

近年來有關氣候變遷的悲慘警告並非胡言亂語,而是得自頂尖科學家所設計的氣候模型。就在過去短短幾年,對地球前途的預判已大幅惡化。

什麼因素造成這種新悲觀?部份係因某些變化(如北冰洋冰層減少)的發生比預期快很多,部份係因有更多證據顯示,放大人為溫室氣體效應的回饋迴路(feedback loop)比之前所知更為強勁。例如全球暖化會導致凍原帶解凍,釋放出二氧化碳造成更多暖化,但新研究顯示,永凍層的二氧化碳含量遠超過先前的估計,這表示回饋效應也會放大很多。 結果是氣象科學家集體變成希臘神話中的卡珊德拉(Cassandra),她被賜予預言災禍的能力,但也受到詛咒無法讓人相信。我們談的不是遙遠未來的劫難,儘管全球氣溫可能本世紀下半才會大升,但很多災害早在之前就會發生。

二○○七年《科學》期刊有篇論文《對北美洲西南部即將轉變為更乾旱氣候的模型預測》說,多個氣候模型一致預測,未來幾年到幾十年內造成塵暴狀況的永久乾旱,將成為美國西南部的新氣候形態。所以如果閣下住在洛杉磯,並且喜歡上周澳洲雪梨沙塵蔽天的紅色天空景象,不用去旅行,這種景象即將自動上門。

在一個理性世界,步步逼近的氣候災難將是我們在政治和政策上最關注的事項,但情況顯然不是如此,為什麼?

部份答案是很難使人的注意力維持專注。天氣不斷變化,全球每年的平均氣溫也會起伏;如果有一年創下破紀錄高溫,接著幾年通常會比較涼。據英國氣象局統計,歷來最熱的是一九九八年,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則說是二○○五年。不論是哪一年,都很容易讓人誤以為危險已經過去。

但我們忽視氣候變化的更大原因可能正如高爾所言:真相讓人太不願面對。和市井傳說相反的是,以應有的力度去回應氣候變化,並不會使經濟崩潰,但會使經濟重新洗牌,損害某些強大的既得利益,同時創造新的經濟機會。然而過去崛起的產業擁有遊說大軍,未來的產業卻沒有。

此事不只關係到既得利益,也關係到既存理念。卅年來主導美國的政治意識形態一貫揄揚私人企業並貶抑政府,但氣候變化卻是只能透過政府行動來處理的問題。很多右派寧可否認這個問題的存在,也不願承認其政治哲學有其侷限。

所以當前人類面對的最大挑戰排不上優先議程,最多只被當成一個政策議題。我不是說歐巴馬總統不該優先推動健保改革,但接下來最好是有關氣候變遷的立法。

(克魯曼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,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。本報國際新聞中心尹德瀚摘譯)

two2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