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不知道的中國(三):變遷中的自然環境
中央廣播電台 更新日期:2007/05/10 11:29 記者:何宗龍

21 世紀的中國大陸,車水馬龍,富裕昌盛,但是在美麗的面具下,卻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現實。1950年代大陸發展重工業,工廠煙囪密度大幅增加,黑煙遮蔽了藍天白雲。半個世紀後的現在,中國大陸仍以每週啟用一座新火力發電廠的速度,過度消耗天然資源,結果是少數人賺了錢,多數人賠了命。

◎以前要錢不要命現在要命不要錢

中國改革開放20多年來積極發展經濟,各種工廠在各地林立,結果許多高污染物直接排入河川,嚴重污染自然環境,目前中國大陸的環境形勢越來越險惡,污染程度已經高達已開發國家的30倍。

中國大陸環保人士重慶市綠色志願者聯合會會長吳登明表示,工廠要來設廠的時候,居民都很歡迎;但是,現在居民們卻避之唯恐不及。吳登明說:『當地的民眾都很歡迎,因為我們在這兒辦廠,我們可以掙錢,我們可以發財;後來工廠來了以後,我們發現,我們的水受到污染不能喝了,我們的土地受到污染,糧食減產,我們的樹、果樹受到污染死掉了,他們餵的豬死了,餵的羊也死了,人也死了、得癌症死了,他們都感到,這樣的發展、這樣的工廠我們不要,我們開始想掙錢,現在我們是要命,我們不要錢、我們要命。』

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也坦承染污的嚴重,已經對人民構成威脅:『環境的污染的挑戰,完全不是一個未來造福子孫後代的問題,而是一個我們這一代,能不能安然度過的現實問題。全世界有10個污染最嚴重的城市,我們中國不幸被排上了5個,所以這種情況下,污染這麼嚴重,那麼毫無疑問,造成了中國人民的身體健康的嚴重威脅。』

◎淮河儼然成為死亡之河

根據中國官方統計,中國至少有1 億1千6百萬人,每天吸進髒空氣,一年就有40萬人死於肺病或心臟病。空氣品質差,水質更是嚇人。全長超過1千公里的淮河,供應華中地區1億5千萬人的民生用水,但是每天被超過150萬噸的污水持續毒害,其中甚至包括致命的氰化物與砒霜,淮河已經變成一條死亡之河,把癌細胞送進沿岸居民的身體。黑心業者非法排放有毒廢水,甚至讓淮河沿岸居民罹患癌症的機率,比一般人高出1千倍。

非政府組織「淮河衛士」發起人霍戴山說:『這條河的水通過灌溉、通過幹渠,流到了村莊、滲入地下,村民喝了這種水、污染的水,他就得病,它這個河的水,又黑又臭的水,流到哪裡就把死亡帶到哪裡,它就是一條死亡的河。在以前,當地的癌症發病率是十萬分之一,現在已經升高,它的發病率是1%,這個癌症它不分年齡、不分性別。』

◎官方環保部門力不從心

中國在享受經濟高增長的成果的同時,官方也意識到這是犧牲環保換來的。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說:『現在我們每年要死掉2百萬個癌症患者,但我沒有特別準確的數據,現在還沒有算出來,雖然還沒有算出來,但是這都跟環境污染是相關的。』

儘管知道跟環境污染有關,但是潘岳也坦承,官方實在無計可施:『我們只是一個統一監管的職能,沒有關停污染企業的權利。幾十部法律裡頭,竟然沒有關停污染企業的權利,沒有這個能力,那我們怎麼辦呢?罰款的額極小,也就是我們說的叫「守法的成本很高、違法的成本極小」,那麼他們誰願意來聽從我們的那個命令、和我們這些勸告?他們能夠停止污染?這是不可能的。』

◎舉証困難法院受制地方政府

中國大陸的司法體制有點畸形,法院的經費由地方政府供給,造成法院判決時,經常受制於跟污染企業官商勾結的地方政府。環保律師王燦發就指出:『你比如像淮河污染,大家都報導有那個癌症村,然後你要上法院打官司,他要求嚴格的証據,如果你沒有收集到這種証據可能就要敗訴;而在這種污染造成人的得病,就是身體受害這方面,收集証據是很難的,就是說你得了一個病,你比如你得了一種胃癌或者肺癌,你說是這個污水造成的,但是要証明它們之間的一個關係是非常困難。因為現在按照管理體制來說,法院的經費是由地方政府來供給的,那麼,如果它判一個地方的企業敗訴了,有的時候甚至就不能生產了,那這個地方政府就沒得稅收了,所以在這種情況下,有的時候,他們就受到種種的干擾,不能做出一個公正的判決;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機制,可能就使得這個地方政府,不得不把環境保護當作一個重要的職責,或者是一個使命來看待的時候,那可能環境保護就能更好一些。』

◎南水北調福禍難定

中國大陸的污水問題嚴重,令人怵目驚心;但更可怕的是,華北還有好幾百萬人連髒水都沒得喝。空氣污染加上沙塵暴,使得農田變成沙漠,上百萬人被迫遷徙。為了解決乾旱問題,北京當局耗資人民幣4,860億元,準備花50年的時間修築3條新運河,進行南水北調。

水利工程師劉子慧教授說:『這一個工程,應該來說,是非常巨大的一項工程,這個總的長度有1,400多公里,它是個什麼概念呢,就是說相當於我們挖出來一條河,就是從南向北形成了一條比較大的人工河流。我並不是感覺到征服自然,就是說,我們是說自然本身有一點不太平等,上帝不太平等,為什麼不太平等呢?給了咱們這邊南方這麼多水,而給了咱們北方好地,這麼好的一塊地方、很平坦,而水給得很少。那麼我們說呢,由於上帝的這種不公平,咱們現在使上帝的不公平,變得更加和諧。』

不過,永續發展專家雷亨順則是認為,南水北調應該先確保水質:『南水北調,這也是中國的一個特殊國情,現在逼出來的,我認為這是逼出來的一個問題。當然,有很多專家學者是反對這個措施的,非常非常重要的一條,就是水質必須保証,如果你經過了幾千哩,結果調出去的是髒水,那這個就得不償失了。』

◎破壞自然苦果人類自己承擔

中國大陸為了維持高度的經濟成長,過度消耗自然資源,大自然已經漸漸出現反撲現象,異常的自然災害正在發出警告信號。

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王丁說:『中國目前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,人口一多的話,就不可避免的跟自然,特別是跟其他的動物或是其他的生物,要發生對資源的這種競爭,因為人總是、他總是第一位的。但是現在就是說,我們人類在維持生長發展的過程中間,他也不能過多的去破壞自然,因為過多的破壞自然,最後它所有的後果,都是要人類自己來承擔。』

環保人士戴晴也說,如果10幾億中國人都自私自利,不管別人死活的去污染環境,結果將會非常可怕,戴晴說:『凡是我能搶的、我立刻就去搶,至於別的我是不管的,別人的生死,環境怎麼樣?空氣怎麼樣?我不管,只要我能搶到錢我就去搶,我搶到錢怎麼樣,我的國家已經沒有乾淨的水了,已經沒有乾淨的空氣了,那我移民,我把我的錢,搶到的錢偷偷的移到國外去,然後去過一個安定的生活,如果13億中國人都想這樣做,你覺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。』

◎犧牲環保換取高經濟成長

中國的經濟成長雖然連續16年出現2位數增長,但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坦承,這其實都是犧牲環保所換來的結果。潘岳說:『環境造成的經濟損失,我覺得大概是佔國內生產毛額15%,相對比較準確,我希望就是中國所有的官員,都應該是理解了經濟和環保這個關係,就是:經濟、單純的經濟增長,不可能解決日益嚴重的人口資源環境問題。』

環保律師王燦發強調,當局應該加重執法,才能遏阻和解決相關問題。王燦發說:『今後環保部門應該更加注重執法,而且對於這樣的違法企業,不能靠這種一次、兩次,這樣的行動來解決,而是靠日常的執法,就是加強環境執法的極致建設,就是對於那些沒有按照環保法律來進行建設的項目,隨時都應該抓出來,隨時都應該受到處罰。』

◎犧牲環保是無奈的選擇?

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孰重、孰輕?經常引發各界激烈辯論。永續發展專家雷亨順說,在現今的中國,為了維持經濟高增長,犧牲環保顯然是一個無可奈何的選擇。雷亨順表示:『我個人的看法是這樣,因為中國的國情,現在使得有一些不是很理想的事,它也要做,這是我個人的看法,不一定是很理想的一些事,但是它又必須要做,為什麼呢?就是說它當前,中國這十幾億人的生存與發展的問題,變成一個最頭痛的問題,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一個就是我們的經濟實力不夠;第二,我們的科技水平不高;第三,老百姓的素質不高,在這樣一些,沒有辦法短期內能夠改變的這樣一些前提之下,只有選擇利弊平衡。看到沒有,只要這個弊不是大於利了,被迫的選擇,但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案,我認為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一種選擇。』

◎減少環保代價考驗執政者智慧

未來,中國政府是要繼續推動經濟高度發展、或是要加強環境保護的力道,這兩股勢力正考驗著北京執政者的智慧;同時,中國人民也在思考,未來經濟發展與環保之間的平衡點,究竟會在哪裡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wo2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